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晨曦冒险团同人—找到出路的触手怪与变故】【作者:星芯】
【晨曦冒险团同人—找到出路的触手怪与变故】【作者:星芯】
字数:74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晨曦冒险团同人—找到出路的触手怪与变故

  之欠下巨款的我身为触手怪只有调教美少女才能活下去怎么想都不是我的错!
  「要不,休息一下吧。」兰湖王国王都的大图书馆里,昏昏欲睡的黑色短发少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现在已经是深夜,对于身体不过强壮的冰雨来说,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如果是一两天还好,但为了替伙伴找出一些应对方法梦魇试炼的方法,她已经连续好几天进行高强度的阅读没有停下过了。冰雨很清楚,空有一番冲动是不行的,她也必须休息。

  「不,如果是多看一点。」但只要一想到雪莉那张啜泣的脸庞,不断因为恐惧而颤抖的神情,冰雨就无法安心考虑休息的事。她拿起身旁的书,坚持寻找下去。不过她的能力已经接近临界点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冰雨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脑子转的越来越慢,最后终于倒在桌上睡着了。

  咚的一声,冰雨受惊一样的跳了起来,随后小脸一红,赶紧拿出手帕擦拭书上的口水。「抱歉,打扰到你了。」身后传来个一个男人的声音,冰雨这才注意到身上盖着件宽松的外套。

  「那个,谢谢,请问我睡啊!唔唔唔~ 」冰雨转身想向男人道谢,但话还没一出口就化为惊呼,惊呼也还没呼完就被堵住了嘴。

  「图书馆里禁止喧哗哦。」在冰雨目前的是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冰雨只能看到他的背部,连接着无数触手的背部。一根根紫色的触手连接在男人的脊髓部上,有长着眼睛的在阅读、有细长的负责翻书、还有粗壮的在搬运书本。
  「啊。」一条触手突然将冰雨拖出座椅,在她准备呼救的那一刻,被触手堵住了嘴。「呜呜,呜呜呜呜……哦、呜咕……唔唔唔。」触手在嘴里不断扭动着,冰凉的表面十分滑腻。冰雨慌忙用手去抓,但根本抓不牢。试着移动头部,但拔不出来。

  「呜,呜呜!」(有谁,快点,来救救我啊!开来个人啊!)在冰雨尽力挣脱口中的触手时,四肢也被卷住了,这下身体无法行动了。「呜呜,唔……」(为什么会有触手怪啊,先不说这里是王都,这可是触手怪啊!为什么还没有人来啊!!)

  「呜!」冰雨努力想要制造些动静来吸引人。虽然已经在地下城体验过被触手怪玩弄,但当时是被偷袭下猛药,一心只知道求欢,记忆十分朦胧。现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触手抓住,就算记起自己会魔法,估计也慌乱的用不出来了。
  「唔唔唔」(呜,好,好恶心啊。)触手在口中出入,发出了「滋溜滋溜」
  的声音,触手表面慢慢伸出了粘液。可怕的感觉散布在口中,那怪异的感觉让冰雨想吐,但触手不断伸入让她根本吐不出来,只能被迫吞咽进去。当粘液通过喉咙时,身体顿时传来一阵恶心的感觉。

  「呜~ 」(怎么办,喝下去了。有毒的吧,这种汁液肯定是有毒的吧。)缠住手足的触手也渗出了汁液,从衣服的空隙里伸了进去,把冰雨全身都涂得黏糊糊的。绕着大腿,缠住小腹。直到停在了双峰之间。从领口里冒出了的,是头部猩红的紫色触手。

  「唔唔唔!」(住手啊,不要!)冰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试图移动,但缠得太紧了完全动不了。触手猩红的头部轻轻摩擦冰雨精致的小脸,留下好像蜗牛爬过的痕迹。而她努力摆头躲避的样子,不仅没有半分成效,还加快了嘴里触手抽动的速度,看上去简直像在侍奉触手一样。

  「呜呜!」(胸部那里,不要!)衣服里的触手粗暴的缠住冰雨的胸部,玩弄般的从根部挤压,像要榨出乳汁一样。

  「这个大小,也差太远了吧。」通过触手传来的触感,男人有点意外的偏过头。小声嘀咕着「不,也许是因为雪莉自己太大了,所以记忆中其他人的也会更大一点吧。嗯嗯,就像学霸认为学渣应该多会几道题一样。」说着点了点头,又翻过去继续看书。

  「呜,呜!?呜!!!」(好紧,不要挤了啊!好痛,这是想干什么?!)
  摩擦冰雨脸蛋的触手脱下了冰雨的衣服,原本衣服里缠绕着胸部的触手轻轻揉着冰雨的乳头,然后花瓣绽开般打开,含住了冰雨的乳头,触手内生出细针,插了进去。

  「呜呜!」(啊啊啊,这是,这是什么啊!胸部,变得奇怪了啊不要吸啊,什么啊这个感觉,身体逐渐变热了,手脚也麻痹了。糟糕,触手的粘液。)回想起在地下城时大意被触手怪袭击的经历,冰雨的小脸吓得更白。当时也是被插了几针,结果就只知道跪舔触手了。但出乎意料的,嘴里的触手退了出来。

  「嗯,那么免费给你做个丰胸手术吧。想要什么罩杯的?有的麻烦的是没办法变小,所以不要一下子报太大哦。」CSG 盖上了手上的书,走到了冰雨面前问道。

  「快……」冰雨想要大声呼救,但却又立马闭上了嘴。剧烈的喘息,煞白的脸蛋慢慢被绯红取代。(这个姿态,不能让别人看到……被魔物脱掉衣服侵犯的样子,呼救什么的,做不到啊。这个家伙就是知道才敢放开的,知道我无法呼救,因为我不能让别人看见我兴奋的样子。呜,现在怎么办,就这样下去的话,会任由它摆布的。这种事情去找龙香啊!)

  「没关系的哦,尽管说吧,再大我也能给你弄出来。」

  「我,不会叫人哦。所以也请你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好么……呜,不要啊,不要这么紧。胸部好涨,你对我做了什么啊!」被触手紧缚住的乳房随着冰雨的挣扎被扯动着,(好奇怪,这么用力挤,明明,明明应该很疼的,骗人吧,但是,很舒服~ 明明正在被狠狠的蹂躏,但是,竟然这么舒服~ 仿佛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乳房上来一样。)

  为了回应冰雨的兴奋,触手缠绕的更紧了,并且不断揉着冰雨的胸部。又大力揉了几下,慢慢退开了。「咦?」冰雨诱惑的往下看,惊讶的张开小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部,「我的胸部,变大了?」冰雨这对不大但可以藐视龙香的乳房已经足以与希雅比肩,不,甚至还有大上一点。

  不知何时手上以没有了触手的束缚,冰雨颤抖着手摸上了自己胸部,「呜,乳头勃起的感觉好舒服,触摸的感觉好舒服。」不能制止的,冰雨一手揉搓自己的乳房,一手捏着自己勃起的小葡萄,低声呻吟着。刚刚改造完还过于敏感的乳房突遭如此快感攻击,让冰雨蜷缩起身体,紧咬银牙。终于控制不住,随着身体一怔哆嗦,裤子再也无法阻挡蜜水的喷洒。

  「没事,现在刚刚完成所以会特别敏感。以后就不会了。」无力的娇躯被男人抱在怀里,冰雨想要阻止,但她根本没力气去阻止男人脱下她的裤子,拔下她的内裤。「呜」转而羞耻的捂住了脸。

  「不要,在这种地方,被触手怪。这样的,这样的,那里应该是留给喜欢的人的。」新的触手伸了出来,尖端贴上了股间。不,那不是触手,是男人的肉棒?不过如果他是触手怪的话,肉棒也是触手吧。冰雨扭动着腰试图逃离肉棒,不过触手将她绕绕的固定住了。

  「上面的嘴都喂饱了,接下来就喂这里吧~ 」CSG 邪笑着,做好了一捅到底
的准备。但让他奇怪的是,冰雨突然停止挣扎了。低着头,可以看到泪水在眼眶打转。

  「呜,雪莉,还在等在啊。呜,呜呜。拜,拜托您,我还有同伴要帮忙,就算不能请你放过我,但至少,可以快点结束吗?我不会反抗的,但求求你,请不要让我,呜呜。」冰雨抽泣的哀求着,两手胡乱的擦拭着眼泪。

  「所以,我不会反抗的,求求你。」就算是为了雪莉,自己也不能放弃。
  在这里失身是阻止不了了的,那更应该把损伤降到最小。

  哪怕多争取一点时间也好。

  「……唉,本来还想欺骗你说雪莉已经不行了的,现在根本下不去嘴了啊。」看着这样的冰雨,CSG 沉默了一会才苦笑着说到。他轻轻的抚摸着冰雨说到「不用担心,雪莉已经没事了了哦。」

  「诶?你认识雪莉,她,她已经没事了?」冰雨眼睛一亮,抓着CSG 的脖子问道。「不是,不是骗我的?」冰雨怯生生的问道「真的,不是骗我的?」
  「嗯嗯嗯。」CSG 肯定的点了点头,「细节以后再说,但雪莉真的已经没有危险了哦。你不相信我很正常,但我还是希望你知道,雪莉已经没有危险了。」
  「不,我相信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好像,非常确定你没有撒谎。
  呜,雪莉没事了。太好了,雪莉。「冰雨这次不在克制自己了,抱着CSG 哭了起来。我没用这个能力的粘液吧,实力慢慢恢复了吗?CSG 默默想到。
  「诶?」下半身,传来了粗糙的感觉。「好,现在马上给你插进去。」再次迎上的肉棒,慢慢地插了进去。

  「呜呜呜,等等,为什么突然就,停下啊!!」冰雨慌张的拍打着CSG ,但这丝毫不能阻止触手慢慢向深处移动。「哭哭啼啼有什么好的,现在就让你快乐回来!」CSG 嘿嘿的笑着,胯下的肉棒竟然又慢慢变大。

  「好紧,好大。肚子里好像被全部塞满一样。这么大,进不来的啊。要裂开了啊,好痛苦。」冰雨大力的抱住CSG ,希望这可以减轻自己的负担,不过倒是让两人更像小情侣了。

  「不得不说,你的处女小穴还真不错。被肉棒挤得一点缝隙都没有了呢。怎么样,这东西接下来要在你的小穴做些什么,你应该明白的吧?」肉棒在来回移动着,股间的粘液被搅拌着发出声音。

  「不要那样动啊,如果只是爱抚的话没有关系,但是插进来是绝对不行的啊!肚子都变大了啊!呜呜呜,为什么,还能继续变大啊。很痛的,不要!肚子会被,快,快拔出去呜。」

  「冰雨才不是淫乱的孩子啊。」CSG 不待冰雨反应,一口吻住了冰雨,这恐怕不是个好的体验对于CSG 而言,因为冰雨嘴中还有很多自己分泌的粘液。
  但对冰雨明明是很害怕的事,却不自觉的发出奇怪的声音。CSG 的舌头轻松的撬开已经牙齿,在冰雨嘴里肆意搜刮。和冰雨的丁香小舌互相缠绕摩擦,交换唾液。

  「感觉怎么样?」末了,当两人的嘴唇分开始,CSG 问道。

  「还,还不错。比起之前的粘液,感觉,很棒。」冰雨羞红了脸蛋,扭捏的说到。「就是如果不把粘液推进来就更好了。」

  「我不是指那个,我是问这里。」CSG 抚摸着冰雨小腹上凸起的那一小块。「这个我敢确定,觉得不会痛的,对吧?因为喝下了CSG 的唾液,所以不管是圣女还是妓女,反应都是一样的吧?这不是安慰,只是在阐述事实哦。冰雨不是个淫乱的孩子,只不过是吃了我的粘液而已,就像在地下城那样!」

  「我……我。」冰雨红彤彤的小脸四处张望,混乱闪动的小眼睛都不敢看CSG.

  「在开始前我要认真询问一下冰雨你的意见哦。」 CSG认真的看着冰雨的双眼「如果你觉得痛苦,我立马停下。所以要不要继续,完全取决于冰雨哦~ 」
  「呜,是触手怪的粘液啦,是你干的啦!」发泄式的,冰雨大声是抱怨起来,然后深深的埋下头,用小到快听不清的声音说到。「请……继续……」

  「我听不到哦!」愉快的勾起嘴唇,CSG 两手抱头看着天花板「这人老了就是不行啊,耳背咯。」

  「诶?我,我说,请继续。」冰雨加大音量又说了一次,但CSG 还是:「今天天气不错啊。」这样,完全没在意的样子。

  「啊,我知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冰雨胡乱的喊叫着,挥舞着完全没有杀伤力的拳头捶打CSG 的胸膛。「完全不疼,不管是被插进来的时候,失去处女的时候,还是又一次在里面膨胀的时候……不疼啊,完全感觉不到痛,从头到尾只有快要满溢而出的快感。虽然嘴上不想承认,可是下面早就已经很高兴的接受了。全身都在发烫,湿的一塌糊涂了啊。只要一想到肉棒把下面挤得没有空隙,把肚子顶大。我就兴奋的停不下来啊。呜,冰雨变成坏孩子了啊,你给我好好负起责任啊!」

  「是不是玩过头啦?」看着泪眼蹒跚的,CSG 却是停不下来了。「求我。」这样轻轻刮着冰雨的脸颊。

  「诶?」

  「因为现在的冰雨是淫乱的孩子,所以不管做什么都是正常的。」CSG 很高兴的笑着,「所以来求我哦,用你能想到的所有下流词汇。」

  「诶,这个,这样的,怎么能这样,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微弱到连CSG 都听不懂的程度,就在CSG 满怀期待的时候,冰雨猛的一个巴掌扇了下来。

  「诶?」歪着脑袋没回过神来,这下轮到CSG 一脸懵逼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有种正面上我啊,婆婆妈妈的算什么触手怪啊!」都说泥人也有三分火性,看来冰雨要比泥人能忍耐呢。「是不是弄过头了。」暗自嘀咕着,CSG 一脸淫笑的握住了冰雨的腰。「嗯,很好。那我也就不玩了。」
  「诶,不,请等一下,我只是,呜!!」回过神来的冰雨慌慌张张的想解释什么,但CSG 已经不管了!说起来肉棒埋在里面那么久都不动,本来就不是触手怪应该做的事啊!

  似乎一直到现在为止都只是在客气,事实也确实如此。冰雨体内的肉棒开始粗暴的动了起来。「呜啊啊啊,等等,这样的,这样,骗人的吧,呜呜呜!!」
  明明说是肉棒,不但像触手那样灵活,而且表面还有许多凸起的地方?这样摩擦,结实的顶撞。把里面扩充,把下面都扩充了一样,这样的,好舒服……?脸开始发烫,不止,全身都在发烫。快感就像电流,从下面顺着脊髓传到四肢百骸,然后直接在脑袋里炸开了啊!

  「明明是第一次插入肉棒吧,你扭着腰的样子可不像是第一次呢。」虽然冰雨把腿盘在CSG 腰上,但CSG 还是有点难以固定住冰雨。索性顶个痛快。
  「肉棒,跳动的肉棒,从下面激烈的拔出又一下子插到深处,要,要变得奇怪了,呜呜。」冰雨无力的握住嘴,但还是没办法控制已经发出的呻吟。「不要这样动啊,好舒服,会控制不住的,舒服的叫出来啊啊?,会被发现的。」声音太响,动作太大的话会被发现的。和最初的情况完全不同,CSG 想让冰雨发出声音,而冰雨却在竭力压抑声音。

  「好舒服,这么舒服的吗。从没有经历过,变得很奇怪。要喜欢上了,会上瘾的。喜欢上肉棒在小穴里肆意抽插的感觉了!」

  「哦,已经接上了吗?」CSG 说着雪莉不太理解的话「我原本还以为至少要等我射呢。不过该射还是要射的,就让我来让你的处女小穴好好记住精液的味道吧!」

  「肉棒在里面不断的抽动,跳动着,摩擦着肉壁?,咦,又变大了?这样下去,真的,真的要坏掉了,会变成触手先生的rbq 的,哦哦哦?!」冰雨触电般弹了起来,两眼无神的翻着眼白,就在她彻底控制不住声音时,CSG 又一次吻住了她。这次冰雨十分主动,两条舌头缠绕得十分激烈。

  「呜呜,呜呜呜,呜?。」

  「好舒服,精液,粘稠灼热的精液喷,好舒服。小穴里面,肉棒上的每一粒突起都感觉到了,在里面一下子射出来了?,好厉害,脑子一片空白,不,是只能想着白灼的精液了。回不去了,因为吃了很多粘液,还被内射了。所以肯定逃不掉了,只能作为玩偶,作为奴隶被玩弄。已经,离不开了。」冰雨失神的在CSG怀里喃喃自语的痴笑着,CSG 也轻轻地笑了笑。还是不要告诉她自己刚才用的粘液完全没有催情作用,只是单纯的给她提神醒脑抗疲劳好了。至始至终,都是冰雨的身体自己,从本能上,对于已经恢复了部分力量的CSG 在自动发情罢了。
  而在另一边的凡玻尔。

  「还真是丑陋,笑一个如何?算了,你这张脸笑起来更丑了。」阴暗而狭小的小屋是凡玻尔贫民才会居住的简陋场所,所以,这本是不应该发生在这里的事。
  在这间肮脏、潮湿的屋子里,他的主人正不着一物的仰躺在地上,两腿大大的张开着,分别绑在床的一角上。而他的两条手臂则被铁丝绑住的。细细的铁丝绕过手腕,穿过地板再绕回地面打个结,充分证明着捆绑者对力量的运用之高明。
  「你这个欠干的婊子,啊,你不遵守约定!」但此刻被以「土」字型固定在地上的盗贼却完全没有去赞叹的想法,他不停的挺动胯部扭动躯体,只为了让自己那根黑色的超长肉棒多得到一点慰籍。

  「约定?我记得我们的约定是出来以后我让你干3 次,并没有我不找你麻烦吧?况且,」贵为骑士、贵族、晨曦冒险团团长的希雅诱惑的歪着头摆出一副「我有在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她露出微笑,向前探过身子俯视着盗贼,用一个戏谑,不屑的语气问道:「我为什么要遵守约定?现在你又没办法威胁我,我就是把你砍死在这,你这个小小的盗贼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啊,等等,不要!」盗贼甚至无法抬头,他只能怒视着希雅,但只是瞬间这充满愤怒的颜色就淹没在情欲与痛苦的荆棘里。原因是希雅的玉足正踩在他那一柱擎天的肉棒上,并且慢慢用力把它压下去。

  「我以为你会喜欢的,毕竟你看起来特别喜欢我的脚。还特意准备了这种东西。」希雅把左手放在大腿上撑着脑袋,这让加持上肉棒上的力道变得更强。而右手则握着两个小瓶子「橙红色的是壮阳药,那这瓶油状物是什么?」

  「那瓶是唔唔唔…」盗贼刚想开口就被希雅制止了,一条白丝美腿伸入到他嘴内,灵巧的脚趾随意拨弄着盗贼的舌头。「土」字型的姿势与矮小的身材让希雅可以轻易够到他的脸庞。

  「别直接告诉我嘛,让我猜猜,那瓶是你的壮阳药,那这瓶就是对我用的春药了吧?」摇晃着小瓶子,希雅眼中露出儿童探寻未知般的光芒。「实践是检验的最好办法,你说是不是?」

  「不,那瓶,那瓶是……」希雅府身脱掉丝袜,这给了盗贼再次开口的机会。他的身体因为自己准备的药物而冒着热气,如果不是黝黑的皮肤还可以看见发红呢。但尽管大脑也已经快被药物麻痹,他还是努力的抬起头,喘着粗气想要告诉希雅那瓶不是拿来吃的。

  「那瓶是用来……」话到嘴边突然噎住了,盗贼不敢置信的看着希雅。只见希雅将瓶里的油状物倒在腿上,为光滑洁白的大腿添置了一道淫靡的轨迹。而自己此刻的努力,更像是在努力舔舐希雅的玉足。

  「嗯,挺乖的,看来你已经知道自己该干嘛了。」希雅满意的把腿又一次伸到盗贼嘴边,轻声说道「舔吧。」

  「不,我,我只是。」

  「我说,舔!」

  稍微沉默了一秒,盗贼终于还是张开嘴,舔舐着希雅的脚,动作由缓到快,慢慢变得激烈。舌头不放过一丝皱褶,围绕着脚趾头转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啵」的一声,他甚至还追了上去,努力吐着舌头想要挽留。

  「明白自己的地位了吗?杂种。」

  「是的,茜莉雅大人,小人知错了,求求你,让我解放吧。」盗贼留下来泪,他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但这都不重要了,自己准备的药很好的发挥了作用,让自己一直保持着亢奋和勃起。但在希雅那精妙的力度控制下,他已经徘徊在射精的边缘太久了。射精前的阶段确实很爽,但在这里徘徊太久,痛苦与快感是并存的。

  「既然你明白了,给你点甜头也不是不可以啊。」右脚轻轻的揉搓了几下盗贼那不断颤抖的粗大肉棒,希雅稳住了肉棒,暗暗蓄力。「好好感受来着主人的恩赐吧,杂种。」

  「啊啊啊啊!!」盗贼发出泣不成声的呻吟,希雅重重踩下的那一刻,封存已久的精液从马眼喷涌而出,射了盗贼一脸。然后射程渐渐剪短的第二发第三发在盗贼身上画出了一道浊白的线。

  「哼,没用的男人。」希雅冷笑一声,踩在盗贼肉棒上的玉足更加用力。看着射的没了魂的盗贼,眼中充满了鄙视、戏谑,与高傲。

  「还有一个……」

  趁着放假有时间,总算是在除夕夜赶出来了。结果还是不太满意,感觉生疏了很多啊。冰雨也写得不怎么好的样子,也不知道下一次动笔会是什么时候。当初说好的白浊希雅,玩弄诺琳,推倒龙香,睡服冰雨。只完成了最后一个。orz本来明明是按照顺序来的啊,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先完成了最后一个。

  所以说……

  总之,大家新年快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