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未婚妻的恶梦,我渴望的春梦】(01)【作者:zzxxccaass123】
【未婚妻的恶梦,我渴望的春梦】(01)【作者:zzxxccaass123】
字数:108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未婚妻的恶梦,我渴望的春梦(一)

  先解释一下主题,为什么会写未婚妻的恶梦?然后,为什么叫我渴望的春梦。
  整个故事,其实是源自於我未婚妻在某个下午我们大战完抱在一起小睡了一下时。她突然惊醒,然后跟我分享她刚刚做了场恶梦的内容。她称之为恶梦,但殊不知这其实是我个人算最深层最黑暗的一个癖好。基本上就是,她被一群戴着面具的男生轮奸了。当下觉得很好笑,因为她并不知道轮奸这个词。是她跟我分享梦里面的过程后,我才跟她说这其实在AV圈里面有这个专有名词的。

  我当下觉得,太玄了。因为,其实我自己看A片时就特爱看这种轮奸。而且,还会很想有中出的剧情。并且不是只是个什么五六人而已,而是那种至少十五二十人以上?结果,我未婚妻的恶梦她说就大概二十人左右。她说在梦里她太害怕所以记不清楚,但我听来听去总觉得她怎么感觉其实记得超清楚?因为,其实我平时做什么梦都不会太有印象。但是,她却能把我听了超级兴奋的细节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所以,才会成就我脑海中跑出了这篇文章。

  这是小弟第一次写,单纯想要把脑海中幻想出来然后让自己爽到翻天的A片情节与画面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不吝赐教,如果觉得文笔不好就再多多包涵。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

  小弟三生有幸,生长在家境还算不错的家庭里。而拜台湾政府所赐,当年致力推广的九年一贯把我爸妈吓死就毅然决然地把我送出国念书。那时去的是私立高中,学费不斐所以想当然同学都还算是背景蛮硬的。讲那么多废话,其实只是要讲说因为我未婚妻梦中有出现我学长所以我要解释一下怎么会有这种聚会。
  但各位别误会,不是我学长变态想弄我未婚妻。在我未婚妻的梦中,他跟我同时被支开了。所以,剩下的人才会得逞。但当然,在我未婚妻的梦里并没有交代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聚会中。她说一开始,就是我跟她穿得还算得体的出现在一个聚会上。我未婚妻,我想说就用Samantha来代表她好了不然一直未婚妻未婚妻好像不好理解?

  Samantha口中的得体,基本上就是所谓的西装跟洋装。我的部份当然没什么好说,而Samatha的部份她是说记得是穿一袭红色洋装。当然,这时候就要由我的想像力来填补了。小弟说真的,算有点变态?但其实在遇到Samantha之前,我变态也只有变态在心里。但遇上了她,我整个止不住了。
  Samantha我不敢说是什么绝世美女,但绝对也是在路上各位会偷瞄个几眼的这我有信心。我敢这样说,当然也是因为她也是一个活在网路上的人。这样说是不是没有很清楚,但我也不能说太明白不然大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就一点都不好笑了。反正,在网路上是有着不少人知道她。大家只要知道这点就好,因为这点代表着我接下来要讲的是有凭有据的。

  Samantha我是觉得,她有股浑然天成会想让男生想去征服的她的气。我是跟她说是骚,但她当然不认为。不过我真的觉得是这样,希望不是因为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都有人曾经私讯想找她约炮,这算是个证明了吧?Samantha不高不矮,很平均台湾女孩的身高的感觉160。体重应该也算正常,43左右。胸部也不大不小,C罩杯那前面数字是多少我就不是很清楚。

  但我超级爱她的屁股,天然的大又翘。Samantha自己很不喜欢,而讲实在我在认识她之前也不曾觉得屁股大哪里好。但当我看她穿上热裤时,哇靠。真的是要了我的命,所以拼了命买好多热裤给她穿。锺爱那种会露出屁股蛋的,走楼梯时都会叫她先走然后自己跟在后面偷看。爽到爆,所以我说我蛮变态的是不是。之前还有发觉有男生偷偷跟在她后面偷拍,但我却没有阻止他因为我整个人就是感觉好爽好爽好爽这样。只可以我寻遍了整个网路,还是找不到这段影片或者说是照片。

  扯哪去了,反正就是我有喜欢看Samantha被别的男人视奸的癖好。所以,为了这个聚会。我特别选了件V领,并侧边开岔到快到髋关节的红色洋装叫她穿。而这个聚会是我学长跟我说的,说是认识到新朋友结果不知道怎么聊聊到居然也认识我和Samantha。后来对方说要办派对,就问我学长要不要邀请我们一起。但有个规定,就是要穿得正式并且是个蒙面派对。听到时就觉得好酷,我自己也从没参加过这种的派对。而且蒙面就不知道谁是谁,所以我也不会知道是谁在意淫Samantha而他们也不会知道自己在意淫的是Samantha。想到这,鸡鸡早就不争气的硬的跟什么一样。

  Samantha:「你确定,要我穿这样去?」

  我:「对呀,不行吗?」

  Samantha:「小色鬼,不怕我被怎样?」

  我:「哈,你觉得你会被怎样?」

  Samantha:「如果他们偷摸我屁股,或我胸部怎么办?」

  先停在这一下,我得跟各位解释一下为什么Samantha会这样问我。我们之间,有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情趣。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在做爱时喜欢讲些很色的话。尤其,会把其他人带进来。所以说,我才会说她骚是吧?不然,她怎么会能接受我在做爱时说现在有别的男人在摸她在亲她。她也都没有说有反感,反而还潮吹咧。

  我:「怎么个摸法,你要讲清楚啊。」

  Samantha:「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去过什么派对。」

  Samantha家其实很严,从小到大交友很单纯因为一直被控管。所以也没去过夜店,都是从我这边听到的然后再自己去揣摩。我一直告诉她,等我们结婚后我要带她去夜店。当然要她穿辣到不要不要的那种,然后丢她一个人在舞池中我要在外围偷看。想看看,她会怎样被别人侵犯。等到快失控时,或她如果反感的话我再去救她。我好像,真的有够变态的。

  这场聚会,是办在一个酒吧里面。有一个吧台,里面有一位酒保在为大家调酒。而中间有一个舞池,在舞池的另一边有几个包厢。说是包厢也不对,算是座位区?请各位见谅,小弟虽然是号称有去过夜店,但其实也才没几次而且也没几间。在小弟的想像中,是像以前的luxy那样。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懂我的意思?

  刚到的时候,只有注意到哇。大家都戴着面具,是那种只有遮住眼睛的那种。大家有看过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吗,就是像海报中他们在戴的那种。我和Samantha却都没注意到,好像现场只有Samantha一个女孩。我学长看到我们进来,就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学长:「你们来啦,那个旁边面具拿一下。进来就要戴上了,来我来跟你们介绍一下。」

  学长说完就带我们去见主办人,讲了一个我和Samantha都不知道的英文名字。我和Samantha你看我我看你两个人一头雾水,这时主办人说话了。

  主办人:「哈,你这样讲我的名字他们不会知道是谁啦。不过没关系,等聚会结束时我把面具拿下来你们就会知道我是谁了。这样才好玩,不是吗?」
  那时的我和Samantha,并不知道他的一抹微笑和眨眼背后竟然藏着如此黑暗并巨大的阴谋。就在我们闲话家常的同时,Samantha在此时注意到了。Samantha拉了拉我袖子,作势要我把耳朵凑到她嘴边。

  Samantha:「诶,你有没有发现?」

  我:「发现什么?」

  Samantha:「怎么,只有我一个女生?」

  Samantha说完,我才第一次认真扫视整场的人。咦?好像真的,怎么没看到半个女孩子?我就开玩笑地,问了主办人。

  我:「那个Johnny,想请教一下。今天,是只有邀请男生吗?怎么我刚看了一下,都没有别的女生?这样我带Samantha来,是不是不太洽当我不想破坏了你的规则。」

  主办人:「哈别傻了,怎么可能?当然还有其他人,只是他们先到。别紧张,等一下其他人应该也会带女朋友或者现场的人的女朋友也有些是分开来的吧?反正,等一下就会有了不要担心。」

  主办人笑呵呵的拍拍我的肩膀,我没多想的也就把他说的话转告给Samantha。就这样採信了主办人的说词的我们,在跟学长还有主办人聊到一个段落后我们决定要去吧台坐坐。其实今天我会颇期待来这场派对,除了想暴露Samantha以外。另一个点就是,我还没跟Samantha一起喝过酒。但想当然来派对,肯定是得喝个几杯的不是吗?也刚好她爸妈出国所以今晚我们住外面,今晚肯定要给他好好的玩一番。

  也不是很懂酒的我,就随便点了蛮常在电影里听到的什么血腥玛莉和螺丝起子来喝。边喝边聊天,时不时偷摸一下她那我爱到卡惨死的屁股。就这样,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这时,学长走过来找我。

  学长:「Tony,过来帮忙一下。」

  我:「帮忙?帮什么忙?」

  学长:「Johnny说要玩游戏,他有准备一些道具想说麻烦我们帮他搬一下。」

  我:「哇靠,有没有这么夸张?还有道具的,哈。」

  学长:「对啊,Johnny很浮夸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心里想说我当然不知道,我到现在都还是不知道他是谁啊。

  Samantha:「你要去哪?」

  我:「学长说需要我去帮忙搬个东西,你在这等我应该不用多久我就回来。」
  Samantha:「不好吧?这里我又不熟,我还是跟你去好了?」
  我:「可是,听起来是要搬运重物。你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吧,更别说你今天穿这么骚是怎样想去搬东西让大家看你的翘臀看个够?」

  说完我还又偷掐了一下Samantha的屁股,但现在想起来当然除了无比的后悔以外还可能有什么想法?听完我这席话的Samantha,就乖乖地继续坐在吧台等我回来。而我,就跟着学长走出了酒吧大门。

  过没多久,大概不到五分钟。突然,现场响起了跟原本比较舒服的爵士音乐不同。很像,综艺节目的音效。当然,从我离开现场后的所有事情都是后来Samantha才对我坦诚的。所以,我才会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才能现在写出来跟大家分享。此时,从音响传出了主办人的声音。

  主办人:「大家晚安,谢谢各位今晚的莅临。大家应该,都有跟酒保点了饮料来喝了吧?」

  Samantha这时才发觉,除了她以外的人都缓缓地向舞池中央靠拢。
  主办人:「在我们切入主题之前,我们先来玩点小游戏把气氛炒热一点大家说好不好啊?我这边有准备了两个骰子,那我先说明一下规则。」

  主办人边说就边跟站他旁边的人的手中接过两个,跟我们在综艺节目中会看到差不多大小的游戏用骰子。

  主办人:「基本上,就是第一个骰子上有六个指定动作。然后第二个骰子上,则是有六个指定部位。等等我们用抽籤的方式,抽出两位来分别掷这两颗骰子。掷第一个骰子的,就得按照骰子上的指令去对掷第二个骰子的人所掷出来的部位做该动作。这样解释,大家听得懂吗?」

  想当然Samantha当时只有一心在想我怎么还没回来,完全没有在听主办人在说什么。不然,我想Samantha在当时就肯定会离开现场的。也可能是因为Samantha并不知道,她也有被算在这游戏当中吧?没有留神在舞池的Samantha,就继续坐在吧台旁的高脚椅滑着她的手机等着我回来。

  随着几轮游戏的进行过后,舞池中的欢呼声也逐渐越来越大。这时,Samantha才被从音响中传出她的名字给吓了一跳。

  主办人:「这轮的二号选手,是面具六的拥有者。面具六是谁啊?」

  主办人看都没人回应,就再跟他身边的人要了一下类似名单的东西。

  主办人:「让我看看,面具六面具六面具六。有了,面具六的拥有者是Samantha同学。」

  舞池中的人,都随着主办人的眼光一同转过去望着独自坐在吧台边的Samantha身上。Samantha被突如其来的注视给小小震慑住了,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主办人:「Samantha你可以帮我看一下吗?在你的面具里面右眼的旁边,是不是有个数字六?」

  突然被这样问加上全场的人都盯着Samantha,Samantha就乖乖的照做了把面具轻轻往前拉并斜眼一看。真的有个数字六,Samantha把面具戴回去后就轻轻点头了。

  主办人:「那么,就麻烦Samantha来到我们舞池中间啦。」

  Samantha当下整个人尴尬到不行,脑袋根本来不及思考就突然有一双手搭在她肩膀上并顺势将她带向舞池。虽然Samantha有稍微抵抗,但基於怕让整个场面变得过度尴尬以及场地也不是说有多大所以没几步路眼看就到了。

  Samantha:「等一下,不是我没有说要参加。」

  边被带向舞池的Samantha,对着推着她的男生说着。

  「哪有这样的,每个人都要玩才公平啊。」

  Samantha:「可是我并不知道这规则,而且我老公。」

  「你老公知道啊。」

  听到这句话时,Samantha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那个男生就笑咪咪的对Samantha回敬了一个眨眼,等Samantha回过头来时她人已经站在舞池中央然后主办人也已经站在她身旁了。

  主办人:「来,这是你的骰子。」

  说完,主办人就把骰子递给Samantha。在灯光昏暗的状况下,Samantha也没看清楚骰子上到底写了些什么。隐约看到什么手还屁股的,还在犹豫的Samantha经不起全场数十人的起鬨就把骰子掷出去了。

  骰子在空中转了几圈,掉到地上也顺势转了几圈。最后,在全场男生倒抽一口气的瞬间。停在了手的这面,围观的男生群众此起彼落的发出啧的声音表示感到可惜。

  Samantha还是在状况外,而正当Samantha心里想着什么手?手怎么了?现在是要做什么?的时候。此时此刻,主办人说话了。

  主办人:「好的,那我们的幸运儿十五号所掷出的指定动作是捏。而我们六号所掷出的指定部位则是手,那就请两位到我们的处罚区进行处罚。」

  主办人边说边指向舞池正中央,Samantha这才发现刚被整场包围的人给挡住的舞池中央。有一把有聚光灯打在正上方的一张椅子,主办人也好像很理所当然地很顺势将肢体僵硬的Samantha押上了那张椅子上。而同时,有个感觉年约三十的中年男子凑了上来。看来,这位就是幸运儿十五号。打岔一下,Samantha今年二十五。

  「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话还没说完,幸运儿十五号的手指就已经触摸了Samantha的右手臂。突然被陌生男子捏了一下,Samantha着实地被吓到地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可能各位会好奇,为什么Samantha不做抵抗。我不知道各位信不信,但Samantha真的是所谓的少一根筋。有时候,Samantha所考虑的事情会单一到超乎我所能想像。而在这个当下,Samantha就真的觉得算了就咬牙忍过就好反正只要等等我回来她再跟我说然后我们离开就好。所以,除了心里有恐惧以外在肢体的表现上是没有太多的。

  Samantha那正在被幸运儿十五号捏遍的右手,突然用力地缩到胸前。因为,Samantha感觉到对方刚好像有故意藉着要捏她手臂内侧而去刻意触碰到她的胸部。

  主办人:「好了好了,也摸够了吧你看把人家Samantha都吓到了。」
  听到主办人这么说,Samantha总算松一口气。正准备起身,却觉得奇怪为什么主办人放在她肩上的那只手却还是施力的将她压在座位上呢?

  主办人:「刚已经玩了那么多回合,好像有点无聊。所以,从刚刚这回合开始我们改制。改成每个组合,都必须要掷三次骰子。」

  说完话,就又把第二颗骰子递给Samantha。Samantha当然拒绝,心想别闹了怎么可能还玩而且为什么就我那么哀?当然我们从旁观角度,就知道这肯定是故意的。

  主办人:「诶,Samantha。你这样很煞风景耶,不是大家都说好了要一起玩游戏?」

  Samantha心想谁跟你大家说好,我根本不知道但又顾及我的面子所以也没有这样直接回呛主办人。Samantha就转过头,把嘴巴凑到主办人耳边说道。

  Samantha:「不是,可是我真的并不知道有这个游戏。可不可以先让我找我老公,他人在哪?」

  主办人:「他跟Tom很快就回来了,他走之前还有特别交代说要我们找你一起玩游戏不要把你一个人晾在那边。」

  Samantha:「认真?我老公这样跟你说?我不相信,你让我见他我要问清楚。」

  主办人看情势不对,就恢复站姿并说。

  主办人:「各位,看来我们这边有个赖皮鬼。这样,大家接受吗?刚刚,不管再奇怪的组合大家都照做了也没在管什么面子不面子。反正大家也都不认识,也都几岁人了干麻还要这样扫兴呢?大家说,是不是?」

  听到主办人这样说,围观的宾客当然就开始闹。

  「诶,哪有人这样的。」

  「对啊,靠我刚那个那么噁我还不是照做?」

  「不玩可以啊,就接受处罚。」

  「对,就处罚。就换我们帮你掷一次就好,但结果是怎样我们可不负责喔。」
  说到这大家倒是笑得很开心,主办人见状就再凑回Samantha身边说道。

  主办人:「你看,大家都不开心了。真的要这样,把我精心策划的游戏给毁掉了吗?还是说,你要接受处罚?我可不敢保证,这些人会不会作弊。那如果掷出来的是你不能接受的,就不要怪我们啰。看你啦,我不勉强。」

  Samantha在多重压力下,外加刚刚喝了点酒不知道是神智不清还是壮了胆。就又将手中的骰子掷出,再一次的在空中翻了几圈后落地并也在地上再翻了几圈。这次的结果,是得到了众人的欢呼声。两个字,大腿。看到这两个字,Samantha愣了一下赶紧看过去幸运儿十五号稍早在她跟主办人讨价还价时掷出来让全场哈哈大笑的是什么。一个字,吹。

  Samantha手都还来不及遮,就感觉到一股湿湿的鼻气已经在她那接近腰际的超高岔分界处。啊的一声,Samantha那高十八度的尖叫声顿时让全场鸦雀无声。Samantha用力的将洋装的下摆往下拉,将自己的大腿紧紧地包住。

  Samantha:「你们是变态吗?」

  Samantha大声斥贺着,这一瞬间Samantha真的忍无可忍了。
  Samantha:「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跟我老公说的,但我相信他不会答应要来参加这种聚会。所以对不起,我要离开了。」

  Samantha骂完起身,但屁股才刚离开椅子就又被大力推回座位上。Samantha回头看,是刚刚一直在协助主办人各种小事情的那位男子。
  主办人:「啧啧啧,Samantha同学你这样很不ok。怎么可以这样,毁谤我们呢?我们,怎么会是什么变态?不过就是一场游戏,我们也说过了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我们,就只好直接处罚啰。」

  Samantha:「放开我,放开我。」

  尽管Samantha很尽力地想摆脱束缚,但从小到大体育课都绝对找理由跷课的她。现在双手又被男生抓着固定在椅背后面,想也知道是不可能可以挣脱的。

  主办人:「那就开始执行处罚,请问谁要来掷第一个骰子而谁又要来代替Samantha同学掷第二个呢?」

  听完主办人这样问,现场的宾客可说是嗨到了最高点。争先恐后地去抢第一个骰子,被一个看起来也应该快三十但感觉平时有在运动所以整体不会有老的感觉的男子拔得头筹。兴奋不已的他,抓到骰子的一角就往空中用力甩。骰子在空中快速的转了十几圈,掉到地上还弹了好几下。全场哇的一声,仍然在奋力抵抗的Samantha也不忘瞄一眼。这下子可真的完蛋了,居然是吸。

  全场情绪还没来得及降下来,第二个骰子眼看已经在空中转了。也没人管是谁掷的,大家只想知道结果是什么。一样弹跳了几下,这次的结果可真的让在场的每一位都惊呼连连了。娇唇,看到这两个字Samantha双眼瞪得老大的。嘴巴才刚张开,另一张嘴就直接压了上来。来不及闭紧的嘴,就被一个极度不安份的舌头给佔满并四处乱窜。

  「啊」

  刚掷到吸的那位男子呜着嘴往后退了几步,手那下来发觉下嘴唇流血了。Samantha情急之下,就给他直接咬了下去。

  主办人:「Samantha,你这是在做什么?」

  主办人严厉的指责着Samantha,并赶紧向前关心刚被Samantha咬破下嘴唇的那位男子。

  主办人:「Samantha你这样,我很难跟大家交代。你就乖乖接受处罚,我们也没有要为难你不是吗?」

  Samantha:「你少骗人,快放开我等一下我老公回来你就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办人突然露出了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主办人:「你老公?我倒是看看你再这样不配合下去,你还有没有老公。」
  Samantha听到这句话,那原本一直扭动的身躯停了下来。

  Samantha:「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主办人:「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Samantha:「你把我老公怎么了,你说。」

  主办人:「我目前没有把他怎样了,但照这样看来我是该把他怎样了。」
  Samantha:「放开我,你这个变态你到底把我老公骗到哪去了他现在到底在哪?」

  主办人走向Samantha,用手将她下巴托高着说道。

  主办人:「想知道,就乖乖配合处罚啰?」

  Samantha:「我说,放开我。」

  Samantha奋力地用双脚踢向空中,其中一只脚顺利地踢到了主办人的大腿上但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效果。但另外一只脚,却好死不死的踢掉了主办人原来拿在手上靠在腰间上的第二颗骰子。原来,刚主办人上前去关心被Samantha攻击的那位男子时有顺手将它捡起。

  这次的结果,反倒全场肃静。咪咪,而主办人转过头看到这幕后就又再转回来笑笑的看着Samantha然后把麦克风凑到自己嘴巴前说道。

  主办人:「请问一下各位,刚刚第一个骰子的指定动作是什么?」

  听到主办人这样问,再看看在地上的第二颗骰子上的咪咪这两大字。全部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吸。

  Samantha一听到,整个人瞬间用尽吃奶的力气试图挣脱却依旧只是在在原地打滚。张嘴想要求救,就感觉一团类似毛料的东西被塞进了嘴巴。这样就算Samantha怎么叫,都没什么作用。Samantha顿时只剩双脚,於是Samantha开始用力的乱踢。就看从群众中,出来了两位男子躲了躲Samantha的踢击就成功的制伏了Samantha的双脚。

  眼看着主办人,笑得可灿烂的跟刚那位侵犯了Samantha娇唇的那位。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走到了Samantha面前,而刚那位先生眼看Samantha双脚被制伏以致腿开开的。就不安份的将手伸向Samantha的双腿间,却被主办人用麦克风敲了一下头。

  主办人:「诶诶诶这位Andrew同学,你在做什么?游戏规则,是这样玩的吗?」

  Andrew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眼神透露出那所以我现在是该要做什么的样子看着主办人。主办人见状就走到Samantha的右后方,突然的就把Samantha身上的洋装的两条肩带都拉到了手肘的部位。就这样,Samantha当天我精心准备晚上回饭店要好好欣赏并凌虐一番的透明内衣就这样秀在大家眼前。大夥儿喔喔喔的叫,主办人又再将手伸到Samantha的背后。很流利的,就将奶照给解开了。而Samantha那不大不小的C奶,就这样毫无遮蔽的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中了。

  Samantha并没有男人梦想的什么水滴奶或粉红奶头,反倒还有点下垂因为小时候都没怎么在运动。而乳头和乳晕应该就跟大多数台湾女孩一样,是深褐色的。但也请允许小弟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一下,Samantha的奶头可是有个致命吸引力那就是大颗又有点长。每次亲得她不要不要的时候,就看她那两颗乳头站得直挺挺的就好兴奋。

  但现在Samantha处於极度恐慌并绝望,想当然奶头当然是没有任何反应的。Andrew这次反倒没有直接扑上来,看到Samantha的胸部的他停在原地然后又再看看主办人。一副,我真的可以吗的感觉。主办人笑了笑,突然就从后面双手掐住了Samantha的两颗乳头然后往前方拉。这一拉,把Samantha的奶头拉得老长的。而就算主办人再神通广大,这世界上也只有我会知道这个动作可说是Samantha的死穴。Samantha超级爱被拉奶头的,拉越长越大力她在做爱时叫越大声。这一拉,Samantha居然下意识的嗯的叫了一声。

  Andrew和在场的所有男生,听到这一声嗯理智线都断了。Andrew立刻向前跪下,整个双唇就把Samantha的左边奶头给吸住了。Samantha颤抖了一下,但仍然继续抵抗。但不管Samantha再怎么甩动身体,Andrew的嘴巴就是吸着Samantha的左乳没办法甩开。而Andrew很顺势的左手就伸起来想去捏Samantha的右乳头,这时却又被主办人用麦克风敲了一下差点碰触到Samantha右乳头的手。

  Andrew又愣住了,一脸大哥你在玩我吗的样子看着主办人。主办人看到Andrew的表情,真的觉得好气又好笑就说了。

  主办人:「Andrew同学,刚刚Samantha同学就是因为不听话所以才被处罚。你这样一直想不按照规矩来,是不是也要处罚你把你换掉呢?」
  Andrew听了就用力的摇摇头,但也说道。

  Andrew:「不是Johnny,这我真的忍不住了啦拜託。那是不是在掷,快。给我,我来。」

  主办人听完Andrew这样说就往第二颗骰子走了过去,边走主辨人就边说了。

  主办人:「好啊,那我们就来看看这次掷出来的。会是,什么指定动作呢?」
  眼看主办人将骰子从地上拿起,很敷衍的让骰子在手中转了几圈。演得很像很不经意的,将骰子放到地上。

  朝上的那面,写了四个字。

  任人宰割。

  ==================================================

  其实在开始写之前,我完全没想到会写这么多。但却越写越有心得,结果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写了多少个字。如果各位真的有读完读到现在,请先受小弟一拜。感谢各位的支持,如果有喜欢还请回覆一下给小弟一点鼓励。写这篇,花了我不知道几个小时但是是觉得很充实的。因为,我脑海中那A片般的情节又得以在我脑海中上演一遍。至少,我自己是看得很爽。

  下一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好但我觉得应该不会太久因为有点写出兴趣了。哈,但如果没有太多人赏脸说真的可能也就会胎死腹中了也说不定?不管怎样,谢谢各位的阅读然后希望你们有喜欢。我们下回见,掰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